芝麻街英语上海一加盟校被曝关店,系列加盟纠纷浮出水面

  • A+
所属分类:英语培训知识

近日,位于上海普陀区金沙和美广场的芝麻街英语被曝突然关门,校方拒绝退款,200多位家长被骗,学费高达两百多万元。当大家还在猜测这家机构老板是否跑路,老师是否会流失、加盟商与总部之间到底是什么错综复杂的关系时,事情在昨晚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昨晚,芝麻街英语金沙和美广场店的校长许凌君向媒体公开称,目前得到了多方帮助,现在校区首选在短期内继续运营。“目前为止我们课程从没有间断过,我们老师都在,在正常上课前提下,转到其它芝麻街校区。我们校区自身短期延续,也是得到金沙和美广场甚至物业方的大力支持,承诺帮助我们共同面对家长实现目标。”

不过,早在几年前芝麻街英语的中国品牌授权商就已经与加盟商有着不可言表的“历史遗留问题”。家长与校区、加盟校与校区、加盟校与盟主这三层之间有着哪些关联?家长欠款又能否达成?

事件回顾:

1月21日下午,各班班主任老师在家长群中发出消息:芝麻街英语金沙和美广场店(实际工商注册名称为:上海稚趣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将在本月底,即2018年1月31日关闭且无限期终止营业。

1月22日,芝麻街英语中国总部关于上海金沙和美中心经营异常公告称,公司已经对此保持高度关注,已就该经营异常行为敦促该中心负责人妥善解决问题;同时全国服务热线已经启动针对该中心的学员相关信息的核实,该中心已报名的学员家长可以通过拨打400-060-9979留下相关报名信息或反馈相关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芝麻街英语在中国大陆及港澳(除福建、台湾)的独占官方被许可人为北京凯瑞联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芝麻街英语是来自美国的少儿英语培训加盟连锁品牌,为3-12岁儿童提供多媒体英语培训课程,课程内容涉及3-6岁的幼儿园阶段,6-12岁的小学阶段;合作模式方面,芝麻街英语采取“直盟”合作模式,即用经营直营校的形式来经营任何一所芝麻街英语校区,实现品牌、理念、课程、服务的统一标准。

1 校区突然关闭,家长的钱怎么追?

近日,位于上海普陀区金沙和美广场的芝麻街英语被曝突然关门,家长听闻这一消息后匆匆赶来现场维权、要求退回剩余课程款项,但校方给出的回应是:学校没钱。黄女士也是维权家长中的一员,她向鲸媒体倾诉,她曾于2017年2月报名芝麻街英语,当场就缴纳了21880元的学费,因小孩还太少,不能直接上课,于是断断续续上了将近一年的热身班。没想到,自12月份开课后不到2个月,就得知校区要关门的消息,“感觉很突然。”

从采访中鲸媒体获悉,目前校方给家长的定心丸是给出了两套方案,联系其他校区接课或者是延迟退费,但是对于哪一项校方都还没有给出详细的解决方案。“校方承诺可以退款,但就是不知道何时可以拿到。”她语气中带着些担忧。

有家长称,在后续的协调中,校长表示可以将学员转到其他学校学完剩余课时,但被家长拒绝。随后,校长又提出将已报名学员转入vipJr,但家长们并未看见书面协议。此外,对于剩余课时在10-20课时的学员,校长称将在1月底前“加班加点”上完,但是家长们怀疑老师可能会离职,无法继续教学。目前,大多数家长都要求退款,该店正在以班级为单位讨论解决方案,并计划在本周五重新谈判。

1月24日,许凌君校长向媒体当面称,目前得到了多方帮助,现在校区首选在短期内继续运营。“目前为止我们课程从没有间断过,我们老师都在,在正常上课前提下,转到其它芝麻街校区。我们校区自身短期延续,也是得到金沙和美广场,场租方甚至物业方大力支持,承诺帮助我们共同面对家长实现目标。”

1月22日,芝麻街英语中国总部官网发布公告称,已获悉“上海金沙和美中心于2018年1月20日自行通知学员家长将于1月底关闭校区,引起校区家长投诉”的消息,并已就经营异常行为敦促该中心负责人妥善解决问题,同时全国服务热线已经启动针对该中心的学员相关信息的核实。

同日,芝麻街英语的品牌运营方北京凯瑞联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称,正在收集所有相关学员家长的报名信息、班级信息及课时信息;并将于1月23日(本周二)起,逐一致电家长,进行进一步的情况核实;同时,总部还称,“也在积极约谈该中心的两位负责人、商议解决方案;总部的运营负责人也已紧急前往上海,以便更妥善的处理好校区的问题。”

据了解,芝麻街英语金沙和美广场店的实际工商注册名称为上海稚趣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有部分家长透露,他们在整理刷卡、支付宝转账的学费信息时发现 ,收款方并非该店的注册主体,而是来自一些建材、旅游、餐饮等公司。黄女士表示,当时在报名之后收到了一份入学须知和一份芝麻街英语培训收费单。后续在上海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的查询中,发现该公司的经营范围竟无教育培训资质一项。

鲸媒体从天眼查数据发现,报道中所指的上海稚趣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林卓然(许凌君妻子),注册资本为50万元,注册时间为2014年11月19日。2017年6月12日,这家机构还因其他违法行为遭到上海市税务稽查四局的处罚,稽查检查税务处理税款276351.32元及罚款132842.88元。

对于一家突然宣布关门的英语培训机构,大家都感到很诧异。据媒体报道,涉事门店的销售人士称,关闭校区的理由是许校长和总部打官司没钱了。对于这一点,鲸媒体从一位早期加盟商的爆料中也得到了一些印证,消息称许老师因为跟总部之间打官司,花了自己仅剩的积蓄,最终也不得不迫于经营问题而关闭校区。

鲸媒体询问芝麻街英语总部公关部这一问题,但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对方回应“当务之急是尽快妥善安排家长与孩子们上课、学费的问题,争取妥善解决。”

2 曾被加盟商质疑其加盟体系

一位芝麻街英语的早期加盟商Z女士告诉鲸媒体,自己三年多前就加盟了芝麻街英语,当时被告知自己交的60万加盟费在五年后可以返还,并且采用“直盟”模式对加盟商进行管理。“我当时还向总部再三确认了是只收取每个学生120元的服务费即可,他们告诉我总投入约200万就可以开店了。”

经过五六个月的注册公司、选址、招人等前期开店准备后,有一天Z女士突然被告知“每个学员必须要花2880元买美国原版教材,每次要买156套,不买就没有课件”,Z女士哭诉,“这在合同里完全没有体现。总部运营的人还说北京、沈阳等加盟商都买了,你们不买吗?”考虑到前期已经在装修、招聘等各方面投入了约150万,也出于对芝麻街品牌的信任,Z女士不得不购买教材。

按照Z女士的说法,芝麻街英语除了一次性向加盟商收取50万-100万不等的加盟费外,加盟校的每个学生还需要给总部上交120元的服务费和2880元的教材费。“比如我们对学员的收费是14880元,其中3000元要交给总部,这么高的营业额被总部拿走谁能赚钱?”

鲸媒体询问芝麻街英语总部公关部关于加盟的模式和情况,对方回应“总部与每一位加盟商的合作模式会经过一系列复杂流程,模式框架有厚厚的几本介绍页,有详细的规章制度等”。对方强调,“芝麻街英语是‘直盟’合作模式,即用经营直营校的规范、形式和专注,来经营任何一所芝麻街英语校区,实现品牌、理念、课程、服务的统一标准。”

(芝麻街英语与加盟商的合作合同)

和其他几位加盟商一样,Z女士后来发现所谓的美国原版教材并不是原版, 还可能涉嫌非法出版物。这些加盟商先后对此教材进行了举报。据近日爆料人截图,2016年3月,因芝麻街英语教材“无合法手续”,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对其进行罚款220万的处罚,没收违法所得44000元。

在芝麻街英语的官网上,公司发布了关于教材为美国芝麻街工作室授权、正规出版的公告。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告的发布时间是2018年1月10日,而公司盖章落款的时间2017年2月21日。

此外,Z女士和其他几位加盟商也向鲸媒体表示,凯瑞联盟涉嫌虚假宣传、滥用美国“芝麻街”(Sesame Workshop)品牌。鲸媒体就此事询问凯瑞联盟,对方公关部回函称,《芝麻街》是由芝麻街工作室Sesame Workshop所制作的儿童电视节目,芝麻街英语则是芝麻街工作室旗下针对母语为非英语的3-12岁儿童的EFL(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教育产品。“北京凯瑞联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通过间接授权(美国芝麻街工作室授权日本永濑株式会社为全球独占被许可人,日本永濑通过其上海分公司授权北京凯瑞)成为芝麻街英语在中国(除台湾及福建)及港澳地区的官方独占许可人;自2018年1月1日起,北京凯瑞与美国芝麻街工作室直接续签了独家授权协议,授权范围及权利内容不变。”

3 与众多加盟商关系不和?

近日爆料人向鲸媒体提供的信息称,凯瑞联盟在早期从事加盟活动前可能并不存在加盟资质——《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第二款规定,“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

爆料信息称,凯瑞联盟“进行商业特许经营备案的时间为2015年8月27日,但其此前已经开展了招商加盟活动,其备案信息中所称的两家直营店,一家系其自身,一家系北京剑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而后者经营的是剑盟英语品牌,并非芝麻街英语。”

对于是否有资质进行招商加盟,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北京市商务委员会曾对凯瑞联盟进行过多次处罚。

而商务部也曾在2017年2月撤销了其特许加盟的备案。鲸媒体查询商业特许经营信息管理平台发现,凯瑞联盟在2017年5月5月进行了特许经营备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平台显示公司的第一家加盟店是2014年4月9日,不到四年的时间,其目前的加盟商数量已接近300家。

三年多的时间有如此之多的加盟商,凯瑞联盟能否管控发展质量并处理好和加盟商的关系?根据鲸媒体近日接到的多条爆料和录音信息,在2016年7年底,凯瑞联盟曾在其官网发布对北京一加盟中心的处罚通告并终止授权的公告、对太原一加盟商提起诉讼的通告、对石家庄一加盟中心的处罚通告等等,以没有录入系统、家长退费投诉等为由对加盟商进行处罚,或是终止授权解约。

Z女士还告诉鲸媒体,加盟后她发现芝麻街英语并没有完整的加盟体系,薪资绩效、课件、试听课、招生方式等内容全部仿照某知名少儿英语多年前的模式。但是鲸媒体发现合同上显示提供管理咨询服务、教辅资料/软件使用培训咨询服务等等。同时,当时的加盟合同上写着加盟商每年需要招260人,虽然她向总部表示无法保证招生数,但对方毫不在意地说“只是合同统一规定,没法修改,是否达到都无所谓。”

不过Z女士表示,后来总部却因校区一年招生不够260人而被起诉,说从签合同那天起就开始算,还说她偷漏学生不录入系统等等;Z女士吐槽“谁能保证签合同的第一二个月就会有招生?我们完全没有不录入系统,比如我给凯瑞交了212个人头费,但是我招生才120个;他们的合同就是挖坑。”Z女士也懊悔当时自己对合同的法律意识淡薄。

鲸媒体在启信宝上发现,2016年初开始,凯瑞联盟和加盟商发生了多起纠纷事项,涉及的裁判文书有19份。

众合法考经济法名师、律师方涛向鲸媒体表示,教育培训的对外模式有两种:加盟形式和直营形式,加盟形式中加盟商系独立法人,虽然使用代理商代理的名牌名称宣传,但是其通常也是以自己的名义作为合同主体,因此一般情况下加盟商出现违约、侵权等责任时,由加盟商独立承担责任,代理商无需承担责任。但是,目前司法实践中,也有判令代理商承担责任的情形,主要发生“混同经营”或者“表见代理”的情况下。例如,代理商明知加盟商以自己的名义对外宣传和签订合同而放任的情形。

方涛还表示,从消费者维权角度看此事,无论店方以何者名义收费,只要确定收费主体系该店方,应当第一时间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进行举报。同时,和芝麻英语中国代理商联系确认加盟商是否具有加盟资质,以及后续以其他主体进行收费是否具有办学资质,如果没有,加盟商还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可以向公安机关进行控告。

据鲸媒体观察,每逢年前培训机构的跑路/倒闭事件频频,主要原因是在此时间节点上,教育公司会面临很多费用的结算,包括供货商的欠款、老师课酬、员工奖励等,这些一大笔的支出很有可能会对机构经营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

加盟方式也是影响机构经营的因素之一,如果真是文中早期加盟商爆料所说,把办学成本无节制地摊在除教学本身之外的事情上,很有可能会导致机构亏损,后续在课程、教学

芝麻街英语上海一加盟校被曝关店,系列加盟纠纷浮出水面

服务上也会心有余力不足。另外,总部与加盟商之间的协同关系在维持机构经营与管理方面也是重要的一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