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在即!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英语专业吗?

  • A+
所属分类:英语培训知识

当你的父母在纷纷转发朋友圈谣言的时候,你有没有担心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为什么在中国的大学校园里,很少像国外一样经常能在课堂上看见老年人学生?

近年来社会关于“老年大学”的议论不断,这背后是对于“终身教育”的理解与探讨。为了乐趣而学习,的确是很多为年龄较大、不再需要工作的老年人设立的第三年龄学校的特点,即使在国外也不例外。但是,老年学校并不应该仅仅只是一个老年娱乐中心。

还有12年,首批八零后就可以读老年大学了!

在1981年中国的访外学习团中,有代表曾经天真地以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不会有老龄化问题。但没几年,随着离退休干部的大批出现,国家不得不开始重视,并设立老年中心、老年学校来进行应对和安置。这正是老年大学产生的背景。从1983年山东建立国内首个老年大学开始,到2005年西藏老年大学的成立,标志着全国范围内都建立了老年大学。中国老年人数量现在已经突破2亿人,早已经是世界上老年人最多的国家,但老年教育在国内公众中却一直存在着误解与争论。

提到老年人学习时,不少人的态度是分裂的。一方面会充满感动地称赞“老有所学”、“真不容易”,另一方面,语气里多少包含着对老年人学习能力的贬低,“学到这个样子已经不错了”、“开心就好”,就像听到外国人说了个“你好”就夸奖“中文不错”的反馈一样。

而老年大学,更多时候被视为是一个哄老人开心的地方,教一教炒菜绣花唱歌,打发退休时间用。严格来说,老年大学并不颁发教育部认证的大学文凭,课程难度也大大低于高校要求,从各方面看来,都更适合被叫做“老年活动中心”或“老年学校”,却被冠以“大学”之名。早在1999年,葛剑雄教授就曾撰文指出其中的不妥,还引发过激烈争议;今天看来,这种批评有道理的,也确实有很多地方已不再沿用“老年大学”的称呼。

但是,国内公众舆论中关于老年教育的争论从未停止。很多人觉得老年大学建设并非国家发展必需,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还有人认为政府在老年大学上投入是挤占公共教育资源,还不如努力发展和健全基础教育;又或者觉得,老年大学只有投入,没有产出,辛辛苦苦学出来了又如何?这些都是网络上经常看到的误解和偏见。

事实上,按照现在国内普遍的老年大学入学年龄50岁的标准,再过10年,80后也差不多可以准备进入老年大学了——随着老年人数量每年都在增加,如今很多地方的老年大学都得挤破头,想要进入理想的学校和班级,可能需要提前2-3年排队入学。

知识焦虑的背后,是没有做好“终身学习”的准备

随着退休年龄不断延迟,人均寿命普遍提高,老龄化进程加速,以上很多陈旧的观念、看法早就该改变了。比如说“老年人”这个称呼,就毫无区分度,把相当一部分还非常健康、头脑还处于巅峰、仍然在工作岗位上表现出色的人,和风烛残年、走路摇摇晃晃、必须要护工照理的老人,完全等同起来,令很多人感到沮丧和抵触。

国际社会上,老年教育研究者现在普遍会将这些65岁左右、还非常有活力的“老年人”,称之为“第三年龄”者——人生共分为四大阶段:

“第一年龄”,是刚刚开始接受教育、步入社会的阶段;

“第二年龄”,是工作、结婚、生娃和赡养爹妈的阶段;

“第三年龄”,正好是又有经验和头脑、又有储蓄和时间,可以实现自我的圆梦阶段;

“第四年龄”,才是依赖他人照顾起居、颤颤巍巍走向死亡的阶段。

网络热门节目《透明人》近期讲老年大学,出现的这位66岁教老年人学英语的刘阿姨,俏皮地给出了第三年龄人士被问及年龄的“标准回答”:秘密,心态非常年轻。她其实算是典型的第三年龄阶段人士。

在西方社会,存在着大批的65-75岁“银发白领”。在纽约、伦敦等大城市,随处可见65岁以上的老先生、老阿姨还在通勤上班,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企业的管理或技术中坚,从事着和年轻人基本相当、甚至更高负荷的工作。事实上,当人均寿命向80岁左右靠拢,而医疗护理技术能使70岁左右人群保持基本健康、能胜任半个世纪前40、50岁人群的工作负荷时,将65-75岁的老年人“开除”出劳动者队伍,打发他们去“老年大学”学太极拳度日,这是对宝贵人力资本的浪费,也是对这部分老年人知识、能力与经验的不尊重。

更有甚者,一些微信公众号居然宣称,在知识密集型的行业(如编程)中,老即无用,老的天生就该贬值、让位于年轻人。在这一现象的背后,潜藏的是我国教育中对终生教育的忽视,以及这种忽视所带来的人力资本“离校即贬值”现象。

在当下,学习被简单粗暴地理解为和考试、证书、写论文有关的事情,而非常多的人,其实是需要不以考试论文为目标的终身学习的。比如说前段时间中兴通讯跳楼的那位工程师,很多媒体感叹的点往往停留在“中年危机”上,却并没有考虑到,程序员这类工作,本身就需要伴随产品的迭代,不断更新和终身学习新的内容的。所谓“知识焦虑”的说法如此流行,大概就是因为我们的学校和学生,都没有真正理解 “终身学习”是一种必需而且极为合理的需求,知识的更新应当被视为一种极为自然的过程。

应试教育体制与终身教育不兼容

我国目前的教育体制,其基本架构成型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不可避免地带有时代的特征。我国在1980年代初,15-24岁人口超过20%(1985年男性15-24岁人口占男性总人口22.2%,女性占22.3%),而这个数字到2016年只有略高于12%。因此,在1980年代教育资源总量偏小,经济发展也处于较低水平,而青年、青少年数量又较为庞大的前提下,教育体制不可避免的偏向于用应试考试方法,尽可能的在青年、青少年中筛选受教育者。中、老年人在这一时代基本上被排除出了正规教育体制下受教育的主体。

中国人口结构趋势变化图。左边黄色代表男性、右边红色代表女性,下面三栏则是60岁以上人群比例、20-59岁劳动力比例,和0-19岁青少年比例的变化。

正因为应试考试塑造了大部分人对学习的理解,很多人在看待成年人业余报班学习才艺时,经常会表示不理解,为什么不去好好加班或赚外快,反而倒贴钱去报一些不能迅速获得回报的课程?在老年教育问题上,这种不理解体现得更为明显。《透明人》近期节目访谈时,老年大学的英语教师就提到,自己最经常被人问的问题之一就是,“老年人学英语干什么”。

随着人口结构的变迁和人均寿命的上升,社会的平均年龄不断增大。同时,劳动者的平均年龄也在不断上升。这加大了中年、老年人对于再教育的需求。 事实上,如今特别热衷于知识和学习的人群,反倒常常是毕业工作数年的社会人士。工作经验值增长后,最容易感受到知识折旧带来的焦虑。我的朋友圈里,则以年近三十的工作人士,想要回到学校学习的呼声最为强烈。干货、学霸、内容付费、学习型友邻、深度阅读、知识焦虑……这类概念和产品的流行,不是没道理的。大龄人士普遍经济宽裕很多,但想要充电和深入学习某个领域,学校仍然是提供系统训练的最好去处,绝不是在网上跟着大V付费听书看文的碎片化学习能代替得了的。

但是,传统高等教育的论文/选拔考试入学方式,对很多大龄人士来说,过于耗费时间精力,也大大增加了学习的门槛,其实不适合很多成年人的受教育需求。

以研究生教育为例。世界各国的研究生入学主要是以申请入学为主,即使是保留考试形式的,也大部分以高校自主命题的专业内容为主。我国则是以大规模全国性考试为主,其中有很大比重的基础学科统考。这种考试结构,无形中造成进入工作岗位多年的中青年专业性人才处于劣势:他们具有足够的专业知识,但是因为工作原因,很难有大段的时间重新复习基础性学科。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大量渴求重新回到课堂、吸取新知识的中年人,不得不进入和他们专业领域关系甚浅的各种MBA、EMBA等课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考试门槛相对较低。

应试教育下,“中年人受教育的权利”和“老年人受教育的权利”,实际上是被打压和轻视的。很多网友都有这样的困扰,父母爱在朋友圈发明显是谣言、或完全不科学的信息,父母更容易被忽悠和遭到诈骗,却并没有想到,这其实是老年教育不足导致的信息不对称,产生了时代的脱节。经常出入于校园的人会感到困惑的一点就是,为什么在国外高校中老年人学生在大学校园里上课司空见惯,却很少在中国看到这样的情况?难道是因为外国中老年人的求知欲更为强烈?很显然,出问题的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它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

情景喜剧《废柴联盟》中的故事,就发生在一所面向不同年龄、不同背景人群的学校。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终身教育?

我们整个社会,对于老年人的态度,都比较消极和落伍。很多常见言论似乎默默将这些老年人看成是社会的负担,需要年轻人纳税养活;需要靠广场舞和业余才艺学习来让自己保持健康、跟上时代;谈到老年人为什么乐此不疲地学这学那,最后的结语常常落在,他们一定非常孤独,需要子女多多“回家看看”,好像谈论的对象已经不能生活自理、行将就木,哪怕人家朋友圈一口气晒了二十张聚会照片,微信运动排行榜比瘫在办公椅上吃外卖的自己高出一大截。

与老年人受教育相比,中年人、特别是70、80后接受再教育的需求更为强烈。可惜的是,我们的社会提供的要么是大把可疑的英语培训机构,要么是各种以“干货”自居的捞金微信号。更高级一点的,是用各种心灵鸡汤和似是而非的案例研究搭建的模仿MBA类设计的培训课程。而真正提供系统性知识学习的教育机会,则被应试教育拦在了大部分中年人可以触及的范围之外。随之而来的,是一个30至50岁之间,有一定专业素养的技术人才,如果需要系统性进修,要么苦练外语出国留学,要么重新捡回旧课本复习公共课考研。两者的后果都是不得不中断工作,这对于正当养家糊口年龄、一般的中年白领男女来说,有点承受不起。从这个角度来说,等着70、80后的,也就是养花种草的老年生涯。

很显然,虽然我们的“终身教育”喊了很多年,但大部分学校和学生,并没有把“终身学习”的观念真正付诸实践。我和另外一位工作很久后想业余学习的朋友遇到过差不多的窘境,我们搜索遍了周边附近的学校,想要找一个踏踏实实、系统教学的地方重新学习一些可能对工作有用的技能,结果除了老年大学和高考应试培训班,能找到的几乎都是学费高昂、华而不实、娱乐性质的白领班——很多是社交性质的。成年人在工作之余想要重新学习和技能培训的市场,几乎被这类鱼龙混杂的私人机构给占领了,也难怪罗辑思维这一类碎片化的知识付费产品能如此受欢迎。我还知道很多人,工作多年后很认真地想要捡回生疏已久的英语,结果却发现,自己最后只能在私人机构付出一年好几万的学习费用,这远远比一个读英语专业的学生四年的学费加起来还多。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需要的终身教育,首先就是一个更加开放的高等教育体系。事实上,只有正规的高等教育体系,才有能力提供系统性的专业知识学习。在这一点上,不少国家都做得很好。举例说,在美国1000多所高校里就有700多所招收65岁以上的老年人入学;在英国则有针对18岁以上的所有成年人开放的所谓“开放大学”,几乎对老年人开放一切课程,每5个学生就有1个年龄在50岁以上的。也有专门为60岁以上人群设置的第三年龄大学(University of 3rd Age),没有入学资格要求,是一种自助自治的教育方式。老年学员在大多数地方教育局,是允许减退学费、甚至全免学费的。但是在中国大陆,并没有高校向老年人开放,设置老年课程的也只有极少数大城市高校。

另一方面,理想的终身教育,应该更有层次化。我国现有的一刀切模式,以50岁为限的老年大学,把很多75岁以下,真正想学一些知识、也有能力把知识应用于工作的中老年人送去养花种草写毛笔字,是一种极大的浪费。由于中国老年大学入学的岁数限制是50岁,里面很多人无论外貌和心态,都非常年轻,学习的欲望也很强烈,基本没怎么看到上课睡觉、玩手机的学生,比当下的大学生强太多了。《透明人》也提到北京一位老年大学学员,每天五点起床通勤77公里穿越大半个北京城,就为了赶上九点的课,还有学员在老年学校里一读就是十年,决定读到走不动为止。这样的情况绝不罕见。以长沙老年大学为例,里面甚至有从建校开始就在学校呆了二十多年不肯离开的学生。有些老年学校里的学生,从初级读到高级班后,又回头把初级班重新读一遍。媒体还曾经报道过一位“学霸老人”,拿到了八个老年大学的结业证,仍然毫不厌倦,说自己“不上学很难受”。

这些第三年龄人士,在某些有规范、科学的训练的领域,常常能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以我较为熟悉的成人芭蕾为例,就曾经见识过一个约七十岁的香港籍女士,从退休后零基础学芭蕾,硬是一路坚持,拿下了权威的英皇... 暂无 暂无 暂无 展开

杭州孩子学编程掀热潮 柯桥家长急了:我们要不要学? 0

高考在即!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英语专业吗?

Lang

关注

2020-12-10 10:36 | 柯桥日报 |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陈丹梅

“你家孩子学少儿编程了吗?”“你们在学机器人编程吗?”……今年以来,从原来课外学奥数、英语的培训班外,不少家长已经开始关注少儿编程这样的培训班,到底少儿编程是学啥的,学了有啥用,很多家长云里雾里。连日来,记者走访城区一些培训机构、学生家长、老师,为大家揭开少儿编程的相关现实情况。

什么是少儿编程?

“你家孩子学少儿编程了吗?”“少儿编程到底学什么?”……在柯桥不少家长群里,很多家长已在悄悄咨询少儿编程的相关资料,哪里学比较好。

上周末,在群贤文化创意园里的一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里,几位家长正带着孩子前来咨询或者上课。“我儿子的同桌在学这个,我儿子说比较有兴趣,我就先带他来看看。”章女士的儿子上三年级,自己大学学的是文科,对编程也不是很了解,总感觉这个比较专业,所以特意来了解一下。

“我女儿也在学,现在都是互联网时代,学奥数可能比较枯燥,但这个学了几节课就能有作品了,非常有成就感。”顾先生说,女儿读四年级,除了学画画舞蹈外,对电脑比较感兴趣,已经学了大半年了。

那到底什么是少儿编程呢?据业内人士介绍,少儿编程指3岁至18岁的青少儿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学习编程语言,基于可视化图形编程工具和基础编程语言构建在线编程学习平台和开源硬件平台,让孩子通过可视化图形编程、代码编程和机器人编程培养动手能力、逻辑思维能力、计算能力等,通过学习编程来串联各个学科。

2020年7月,国务院出台《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指出,“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同时,编程教育越来越受关注,江苏、山东、北京等地已陆续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日前,重庆市教委下发《关于加强中小学编程教育的通知》,推进编程教育的普及,要求小学3-6年级、初中阶段累计不少于36课时,高中课时则按照国家信息技术课程要求开设,各中小学至少配备1名编程教育专职教师。

学少儿编程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好处

虽说现在编程越来越热门,但对于很多家长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少儿编程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好处?

“学编程对孩子的思维开拓有点帮助。”王女士的女儿上五年级,一开始上的是乐高搭建,后来学的是计算机编程,就是一些简单的小程序。“我女儿还蛮有兴趣的,她爸爸和她一起学,老师说明年可以去参加一些比赛,体验一下。”王女士说,学编程这几年来,她明显发现女儿的思维能力系统严谨了。

“这个需要有个积累的过程,也没有说很明显的分数支撑,只是自己感觉能力有点变化。”王女士说,其实让孩子学编程,没有特别要去参加竞赛加分之类的,只是培养思维习惯,希望以后能在其他学习中运用上。

“我儿子现在已经在杭州上初中了,为什么选择到杭州上,主要也是因为那边的学校有编程这样的社团。”魏先生的儿子从小就对编程比较感兴趣,之前先在家里自学,他自己指导,后来又到专业培训机构学习,得知杭州的初中有这个特色模块,他毅然把孩子送到杭州上学。

“孩子自己有兴趣,从开始接触到现在,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确实很不错。”魏先生说,现行高考也有编程这个知识点,如果没有从小积累编程的思维方式,靠短时间的突击不少孩子消化不了。

不过在采访中,不少家长、孩子对于目前的编程教育还存在疑虑。李女士的孩子今年二年级,目前已经上了一个月编程课,她发现孩子积极性很高,经常早早等着课程开始。“但是他们的课堂内容似乎就是一些图片、方块,虽然孩子小,接受能力有限,可学这些是真有用还是趣味性大于技术性,还要再看看。”

学编程尊重孩子的兴趣为先

说起少儿编程,其实柯桥区青少年宫早在四五年前就推出了,课程主要是scratch创意编程,少儿程序设计、APP应用程序设计,每个班招收学员12人,从这几年报名情况来看,属于不温不火状态。

“当时推出这门课程主要是为了让有编程兴趣爱好的学生有个可以学习编程的地方。”柯桥区青少年宫科技部相关老师魏峰说,杭州这两年少儿编程确实比较火,跟杭州本身是互联网城市,再加上家长观念比较前沿,但对柯桥而言,少儿编程属于“尚能接受”的起步阶段。

“我们这里共开设6个班,总体来说报名情况比较平稳。”魏老师说,其实之前柯桥区不少学校开设过编程特色课程,也在相关地方获奖不少,但课外培训基本

高考在即!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英语专业吗?

还没有,所以青少年宫当时开设这个编程课程主要是针对一些有兴趣的孩子。

“互联网时代,学习掌握编程,是教会孩子一种思考问题的方式,培训他的逻辑思维能力,学这个并不是说未来一定让他成为软件工程师,更不是为了参加比赛。”魏峰说,“编程学习最关键的是孩子有兴趣,比赛也是适合那些真正热爱编程,同时学有余力的学生。”

“很多家长希望通过学习编程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这个意识特别好,如果你本身就有逻辑思维,然后去加强训练,这就比较通顺,如果本身没有,强行建立,对孩子来说,会非常痛苦,而且这个过程容易让孩子产生挫败感。”魏峰说,在选择上少儿编程课程这方面上,家长也需要对少儿编程有个全面的了解,对孩子的兴趣有一定的评估,尊重孩子兴趣的基础上,让孩子感受到学习的乐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